行業信息

“餓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業主” 讓風電行業自吞苦果的最低價中標魔咒怎么破?

發布日期:2017-08-23 作者:新能源分公司童恒文推薦 來源:中國能源報 字體顯示:【大】  【中】  【小】

日前,財政部印發財政部令87號《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對原《政府采購貨物和服務招標投標管理辦法》進行了修訂,修訂后的新辦法將于10月1日起實施。

根據新辦法,評標委員會認為投標人的報價明顯低于其他通過符合性審查投標人的報價,投標人不能證明其報價合理性的,評標委員會應當將其作為無效投標處理。這意味著被戲稱為“餓死同行、累死自己、坑死業主”的最低價中標現象將漸行漸遠。

國內風電行業在其發展初期也曾飽受最低價中標的困擾,并為此付出了慘痛代價。時至今日,仍偶有低價標出現。如何既能穩步實現風電度電成本的降低,同時又能避免最低價中標對市場秩序的擾亂,二者之間如何平衡,值得當下風電行業深思。

低價競爭傷疤猶在

某國有開發企業相關人士告訴記者,財政部87號令,主要針對的是政府采購領域招標做出的限定。但這一政策具有風向標意義,未來,在企業采購中,也可能參照政府采購的要求,對招投標做出新的規范。

最低價中標,曾讓中國風電行業吞下苦果。2012年的那輪產業寒冬至今仍讓很多人歷歷在目。

中國農機工業協會風能設備分會理事長楊校生回憶說,那輪市場寒冬,市場上不規范、不公平、過度的低價競爭是主要原因。迫于市場競爭壓力,整機商紛紛進行低價競爭,每千瓦價格由2008年的6000多元急速下降到2012年的3000多元,整機商缺少合理的利潤空間,技術投入和良性發展也就無從談起。

“十二五”期間,我國海上風電發展處于停滯階段,錯過了一個產業機遇期,也與當時海上風電特許權招標中最低價中標有著脫不開的干系。

2010年10月,我國公布首輪海上風電特許權中標結果,4個項目的中標價均低于后來制定的海上風電標桿電價0.85元/千瓦時,更遠遠低于上海東海大橋海上風電示范項目最終確定的0.978元/千瓦時的電價。

有親歷者告訴記者,海上風電的投資成本是陸上風電成本的兩倍多,第一輪海上風電特許權項目中標價格接近陸上風電價格,幾乎沒有盈利可能。開發商拿到項目資源后,因為經濟性問題擱置多年無法開發。這直接導致我國海上風電在“十二五”時期發展嚴重滯緩,既定的裝機目標沒能完成。

逐漸步入技術競爭階段

一位行業觀察人士向記者表示,我國風電產業正是伴隨著低價競爭成長起來的。只是,有些后果,還未完全顯露出來

“一方面,一些為了搶占市場、不顧成本的低價投標,對施工安全、工程質量留下很大的隱患,會導致合同糾紛等一系列后續問題。”該人士說,“另一方面,不比質量,只比價格,也阻礙了產業技術創新和轉型升級,導致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久而久之,會影響整個行業創新研發的積極性。”

不過,隨著全生命周期度電成本這一概念的興起,改變正在發生。在這一概念體系下,開發商不僅僅要核算設備采購的初始成本,還要核算整個風電場20年生命周期內的運維成本等其他成本。這意味著項目初期采用的低價設備,若在性能和可靠性方面有所差距,將致使項目在隨后運營周期內投入巨大的運維成本。

海上風電近年來的興起,也讓企業在經濟性和可靠性抉擇的天平上發生了位移。

“海上風電對設備的可靠性要求更高,各家業主單位都比較謹慎,在采購風機及配套部件時,寧可選擇價格高但有良好運行業績的品牌。”江蘇一海上風電項目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有業內人士將風電市場的競爭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價格競爭階段,這個階段已基本過去,其結果是有些企業在價格競爭中落伍,行業逐步走向整合集中;

第二階段,是質量競爭階段,質量好的、優異的產品和廠商在市場上獲得越來越多的市場份額,有越來越好的發展機會;

第三階段,是技術競爭階段,在這個階段,最終有技術實力、掌握核心技術、有技術底蘊的廠家在行業中勝出。

在走過慘烈的價格戰競爭階段,中國風電行業似乎步入了質量競爭和技術競爭的階段。

錯不在于低價

然而,風電行業作為新興行業,與傳統成熟產業有很大不同,對于一個仍然依賴財政補貼生存的行業來說,當前的一個重大任務就是降成本。不斷下調的標桿電價已經讓風電行業倍感壓力。而這種壓力必然傳導到風電行業的每一個環節。

風電開發商希望采購到物美價廉的機組,整機制造商需要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對于最低價中標,開發商和整機制造商各有各的苦衷。步入了質量競爭和技術競爭階段的中國風電產業,并不意味著徹底遠離了最低價中標。

“隨著南方低風速風電開發,風電機組需要增高塔筒、加長葉片,需要考慮凝露天氣進行技術改進和絕緣設計,這些細節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風電機組的成本。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面前,我們的機組報價不僅沒有因為這些額外投入而上漲,而且還在不斷下降。”一位整機廠商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鼓勵通過技術創新實現的價格下降本是好事。低價和低質量之間也并非有必然的聯系,關鍵是要做好質量監管。一方面,招標人責任要有效落實,杜絕以犧牲產品質量的方式去謀求低價中標;另一方面,行政監督部門要盡到監管職責,對工程、產品質量做到及時有效的監管,使惡意低價中標的企業喪失生存的空間。

“低價并不是錯,而是錯在監管不到位。”該人士說,“我們需要通過一種體制設計,或者建立一套體系,避免最低價中標帶來的行業隱患和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False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